第七節,婦人月水本於四經論

齊仲甫曰:

婦人月水,本於四經,二者衝任,二者手太陽小腸,手少陰心。

然衝為血海,任主胞胎,二者相資,故令有子。小腸經屬腑,主表為陽,少陰經為臟,主裏屬陰,此二經在上為乳汁,在下為月水。

〔慎齋按〕已上四條,序女子月經本於血室。血室即血海,而其脈則屬於衝任督三脈,心與小腸二經,為月水之原也。

第八節,女子天癸之至名月信論

陳良甫曰:

經云:「女子二七而天癸至。」

天謂天真之氣,癸謂壬癸之水,壬為陽水,癸為陰水,女子陰類,衝為血海,任主胞胎,二脈流通,經血漸盈,應時而下。天員氣降,故曰天癸,常以三旬一見,以像月盈則虧,不失其期,故名曰月信。

第九節,女子月經非天癸之辨論

馬玄臺曰:

經云:「女子二七天癸至。」天癸者,陰精也,腎屬水,癸亦屬水,

由先天之氣畜極而生,故謂陰精為天癸。

王冰以月事為天癸者非也。男女之精,皆可以天癸稱,今王註以女子之天癸為血,則男子之天癸亦為血耶,男女當交媾之時,各有精,而行經之際,方有其血,未聞交媾時,可以血言也。至云精閱裹血,血開裹精者,亦非。靈樞云:「兩神相搏,合而成形,常先身生。」是謂精者是也。但女子之精,以二七而至,而其月事,亦與此時同其候也。

〔慎齋按〕已上二條,序女子之月水即為天癸,又辨天癸不可以月信名也。

第十節,男女精血本五味之秀實論

褚侍中曰:

飲食五味。養髓骨肌膚毛髮。

男子為陽,陽中必有陰,陰中之數八,故一八而陽精升,二八而陽精溢。

女子為陰,陰中必有陽,陽中之數七,故一七而陰血升,二七而陰血溢。

皆飲食五味之實秀也。

Tags: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