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節.女子經不調由合之非時論

褚侍中曰:

女人天癸既至,踰十年無男子合,則不調,末踰十年,思男子合,亦不調。

不調則舊血不出,新血誤行,或漬而入骨,或變而為腫,或雖合而難子。

合多則瀝枯虛人,產乳眾則血枯殺人,觀其精血,思過半矣。

第十五節.經不調由陰陽盛衰所致論

王子亨曰:

經者常候也,謂候其一身之陰陽愆伏,知其安危,故每月一至,太過不及,皆為不調。

陽太過則先期而至,陰不及則後時而來,其有乍多乍少,斷絕不行,崩漏不止,

皆由陰陽盛衰所致。

第十六節.經候不調有陰陽相勝論

許叔徽曰:

婦人病,多是月經乍多乍少,或前或後,時發疼痛。醫者一例呼為經病,不辨陰勝陽,

陽勝陰,所以服藥少效。

蓋陰氣乘陽,則胞寒氣冷,血不運行,經所謂天寒地凍,水凝成冰,

故令乍少而在月後。

若陽氣乘陰,則血流散溢,經所謂天暑地熱,經水沸騰,故令乍多而在月前。

當別其陰陽,調其血氣,使不相乖,以平為期也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