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九節.經行白帶屬陽虛陷下

繆仲淳曰:

有月水過多,白帶時下,日輕夜重,泄瀉無時,亦屬下多亡陰。宜作血虛論治,服四物益甚,始悟此病正合仲景陽生陰長之法。夫經水多,白帶時下,又兼泄瀉,皆由陽虛陷下而然,命曰陽脫是也。日輕夜重,蓋日陽旺,而得健運之職,故血亦無凝滯之患,故日輕;夜則陰旺,而陽不得其任,失其健運之常,血亦隨滯,故夜重。以參朮助陽之藥服之。〔慎齋按〕已上二條,序經行有泄瀉白帶之兼證也。

經行中兼見之證不一:而腹痛、發熱、泄瀉、白帶四證,則常有之。四證見其一,皆足以致經候不調之病,故以此序于月經不調之後。但月經不調,而不加意審治,勢必漸至於不月而經閉,有血枯之侯,故即以女子不月經閉血枯諸論集於下。此序書之原委也,讀者不可不知。

第四十節.經論女子月事不來屬於胞脈閉

素問曰:

月事不來者,胞脈閉也,胞脈者,屬心而絡於胞中,今氣上迫肺,心氣不得下通,故月事不來也。

第四十一節.經論女子不月屬二陽之病

素問曰:

二陽之病,發於心脾,有不得隱曲,女子不月,其傳為風消,為息奔者,死不治。

〔慎齋按〕已上經論二條,序女子不月,一屬於胞脈之閉,一屬於二陽之病也。

第四十二節.女子不月屬心脾病宜治心火養脾血

張潔吉曰:

女子月事不來者,先瀉心火,血自下也。經云:「二陽之病發心脾,有不得隱曲,故女子不月,其傳為風消。」太僕註曰:「大腸胃熱也,心脾受之,心主血,心病則血不流,脾主味,脾病則胃不化,味不化則精不足,故其病不能隱曲,脾土已虧,則風邪勝而氣愈消。」

又經云:「月事不來者,胞脈閉也,胞脈屬於心,絡於胞中,今氣上迫肺,心氣不得下通,故月事不來。」先服降心火之劑,後服五補丸、衛生湯,治脾以養其血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