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節.婦人月水不通屬津液減耗

王子亨曰:

婦人月水不通,病本於胃,胃氣虛,不能消化水榖,使津液不生血氣故也。

醉以人房,則內氣竭絕傷肝,使月坐衣少,所以爾者,肝藏血,勞傷過度,

血氣枯竭於內也。又先吐血及吐血下血,謂之脫血,名曰血枯,亦月水不來,

所以爾者,津液減耗故也,但益津液,其經自下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三條,序婦人經閉,屬於積寒風冷,凝泣其血,而月水為之不通也。

第五十二節.婦人經閉屬火熱有上中下三焦之分

李東垣曰:

經閉不行有三。

婦人脾胃久虛,形體羸弱,氣血俱衰,以致經水斷絕。或因勞心,心火上行,

月事不來,胞脈閉也,胞脈屬心絡胞中,氣上迫肺,心氣不得下通,故不來,

宜安心補血瀉火,則經自行〔此上焦心肺有熱而經不行也〕。

或病中消,胃熱善饑漸瘦,津液不生,夫經者,血脈津液所化,津液既絕,為熱所爍,肌肉漸瘦,時貝燥渴,血海枯竭,名曰血枯經絕,宜瀉胃之燥熱,補益氣血,則經自行〔此中焦胃有熱結而經不行也〕。或心包絡脈洪數,躁作時見,大便閉,小便難,而經水閉絕,此血海乾枯,宜調血脈,除胞絡中火邪,則經自行〔此下焦胞脈熱結而經不行也〕。

婁全善曰:

潔古、東垣,治婦人血枯經閉之法,皆主於補血瀉火。

補血用四物之屬。瀉火東垣分上中下三焦:如火在上,則得於勞心,

治以芩連及三和之類。火在中,則善食消渴,治以調胃承氣之類。火在下,

則大小便難,治以玉燭之類。王燭,四物與調胃承氣是也。三和,四物與涼也。

濟陰綱目曰:

東垣之論,當有四證,如胃熱、胞絡熱、勞心熱三證,皆有餘,宜瀉火養血是矣。

所言脾胃久虛,致經水斷絕一證,又當補脾胃為主,豈得捨而勿論。蓋水人於經,其血乃生,榖人於胃,脈道乃行,水去榮散,榖消衛亡,況脾統諸經之血,而以久虛之脾胃,致氣血俱衰者,可不為之補益乎。

即此以分虛實,明是四證無疑,全善乃遺補虛之一證,何也?

〔慎齋按〕

經閉主於瀉心火,論本潔古;而東垣則以熱結分上中下三焦,是月水不下,

專以火熱為病,藥用玉燭、三和為例。

夫此力治勞心,心火上行,致胞脈閉塞,月事不來,是實熱也。若心虛而熱,收於內,與心虛而土衰者,二方又末可妄用也。

大約婦人經閉,由於陰虛火旺,日漸煎熬,津液乾涸,以致血枯經閉,當從趙養葵滋水補肝之法,純用三和、玉燭,殊未盡善。若東垣三證,首言脾胃久虛一段,已見經水斷流,俱從脾胃受病。濟陰綱目議全善之失,尤為有見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一條,序婦人經閉,屬火邪熱結,而經不行也。夫經閉有寒有熱,金匱三條,主於風冷積寒,東垣、潔古,主於火熱實結,是皆指有餘之客邪為病也。

但寒熱二證,宜分內傷外感處治:

如心火不下降,而三焦熱結,此是血衰火旺,陰不足以配陽,故心氣不通,

熱結三焦而經不下,當益陰滋水以培化源,若用硝、黃、芩、連則失矣。如積冷血寒,凝結胞門,衝任脈寒,而血泣不下,是風冷客邪,乘虛龑入,宜溫經散寒,以大辛熱之藥導血下行,後用養榮之劑為當也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