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節.婦人經閉血滯血枯有諸變證

陳良甫曰:

經後被驚,則血氣錯亂妄行,逆於上,則從囗鼻出,逆於身,則血水相搏,變為水腫。

恚怒則氣血逆於腰腿心腹,背協手足之間重痛,經行則發,過期則止。

怒極瘍肝,則有眩暈、嘔血、瘰歷、血風、瘡瘍等病。

加之經血滲漏,遂成竅血生瘡,淋漓不斷。濕熱相搏,為崩帶。血結於內,變癥瘕。

凡此變證百出,不過血滯與血枯而已,重則經閉不通,輕則經水不調,

不止虛與熱二者也。

第六十五節.經閉血滯血枯有虛熱痰氣之四證

葉以潛曰:

血滯血枯,不越虛熱痰氣四證而已。

血滯亦有虛熱,血枯亦有虛熱,故:

滯者不宜過於宣通,通後又須養血益陰,使津血流通。

血枯亦不可峻行補益,恐本主無力,而辛熱之劑,反燥精血矣。

第六十六節.經閉血枯與血隔之證不同

張景岳曰:

肝病血傷證,與血隔相似,皆經閉不通之候,然枯之與隔,有如冰炭。

枯者,竭也,血虛極矣。隔者,隔阻也,血本不虛,而或氣或寒或積,有所逆也。

隔者,病發於暫,其證或痛或實,通之則行而愈。

若枯者,其來也漸,衝任內竭,其證無形,失血既枯矣,宜補養陰氣,使血自充,如用桃、紅、硝、黃、稜、蓬,反加剋伐,則枯者愈枯,斃可立俟也。

第六十七節.經閉血滯宜破血枯宜補論

陳良甫曰:

血滯經閉宜破者,原因飲食毒熱,或暴怒凝瘀積痰,直須大黃、乾漆之類,推陳致新,俾舊血消而新血生也。

若氣旺血枯,起於勞役憂思,自宜溫和滋補。或兼有痰火濕熱,尤宜清之涼之。

每以肉桂為佐者,熱則血行也。但不可純用峻藥,以虧陰道。調和飲食,自然血氣流通。

茍不務充養氣血,惟以毒藥攻之,是求千金於乞丐,必死而後已也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五條,序婦人經閉,有血滯、血枯二證之辨也。

血滯為有餘,有餘者宜瀉,即前條金匱以下,所論風冷火熱,積痰污血,所感而成也。

血枯者為不足,不足者宜補,即前條內照以下,所論心氣不足,血虛肝傷,脾衰腎涸,以漸而致也。

滯與枯之因,不外此數端,而調經者,可以類通之矣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