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節/調經養血莫先於調氣論

汪石山曰:

婦人屬陰,以血為本,但人肖天地,陰常不足,婦人加乳哺月經之耗,是以婦人血病者多。夫月經者,津液血脈所成,苟榮衛和,經候自然應期,如月之盈虧,不失常度,故曰月經。

苟氣血一忤,則或先或後,多寡不勻,或閉絕不行而百病生,心須分因而治。如真水虧敗,陽火內熾,血海枯竭,經絕不通者,宜補癢陰血,則經自行。如寒客胞門,子戶凝泣,血不通,為癥瘕之侯者,宜散寒逐瘀,則經自行。但血乃氣之配,其升降寒熱虛實,一從乎氣,是以氣熱則血熱而色紫,氣寒則血寒而色凝,氣升則血逆而上出,氣陷則血隨而下崩,此調經莫先於薑血,癢血莫先於謂氣也。

第九十二節/調經以開鬱行氣為主論

方約之曰:

婦人以血用事,氣行則無病,故古人治婦人病,多用香附、砂仁、木香、青皮、枳殼者,行氣故也。凡婦人病,多是氣血鬱結,故治以開鬱行氣為主,鬱開氣行,而月候自調,諸病自瘥矣。

第九十三節/調經不可專耗其氣論

葉以潛曰:

女子經候不調,多主耗氣益血之說,但血為氣配,氣熱則熱,氣寒則寒,氣升則升,氣降則降,氣行則行,氣滯則滯。如果鬱火氣盛於血,而致經不調者,方可單用香附丸、抑氣散,加木香、檳榔,以閉鬱行氣。若氣亂則調,氣冷則溫,氣虛則補,男女一般,陽生則陰長,氣衰則血亦弱,豈可專耗其氣。但其間有夫婦不和,婢妾志不得升,常有鬱氣,而致經水不調,又當審順逆以治之而已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