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節/調經不可耗氣宜養心實脾論

羅周彥曰:

婦人得陰柔之體,以血為本,陰血如水之行地,陽氣若風之旋天,故風行則水動,陽暢則血調,此自然之理也。

考古力耗氣以調其經,夫太衝者氣也,任脈者血也,氣升則升,氣降則降,血隨氣行,若獨耗其氣,血無所施,正氣既虛,邪氣必勝,而百病生焉,經安得調乎。

況心生血,脾統之,胃為衛之元,養其心則血生,實其脾則血足,氣勝則血行,安可獨耗其氣,此調經之至要也。

行經之時,當戒暴怒,怒則損其衝任。遠房室,多慾則傷其血海。一有抑鬱,

宿血必停,走於腰脅,注於腿膝,遇新血相搏,則疼痛不已,散於四肢,則麻木不仁,人於血室,則寒熱不定,皆四氣七情之所致也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五條,序調經之法,莫先於順氣開鬱,而順氣開鬱,則又戒不可耑耗其氣,當以實脾養心,為調經之要法也。

經云:「百病皆生於氣,而於婦人為尤甚。」婦人之病,先於經候不調,

但婦人以血用事,經水雖屬血病,若竟從血分求療,末得病機之要者也,

若從氣分求責,而調經知所本矣。

第九十五節/調經不可誤藥當養氣益血論

初虞世曰:

女子十四天癸至,任脈通,月事以時下,其來不可過與不及,多與少,反比皆謂之病,不行尤甚,百疾生焉。

血既不能滋養百體,則髮落面黃身羸,血虛則發熱,而水不足,則燥氣燔,燥氣燔,則金受邪,金受邪,則肺氣嗽,嗽則咳血吐血之病成矣。

醫見經不行,用虻蟲、水蛭行血藥,見熱則用除熱諸寒藥,經水枯竭,無以滋養,其能行乎?但服養氣益血諸藥,天癸自行也。

又有一種婦人盛實,月經瘀閉,利之則行,自有證候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