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節/調經以滋水為主不須補血論

趙養癸曰:

或問:論調經以滋水為主,不須補血,何也?

曰:經云:「女子二七而腎氣盛,齒更髮長,天癸至,任脈通,太衝脈盛,月事以時下。」天者,天一之真,癸者,壬癸之水;月者水之精,以一月而盈,盈則賅,女人經水,一月以時而下,能有子,不以時下,或過期,或不及,皆為病,病則不能有子,所以必須調經,調經必須滋水為主。

又問曰:同一紅色,非血而何?

曰:女人系胞之所,而養經之處,養之一月而行,行則虛矣,以時交感,以虛而受。

人若有孕,此水即以養胎,不月矣。一生子,此水即化為乳而不月,乳之色自也。何謂血乎?至四十九而天癸絕,其所絕者,天癸水也,其流行之血,不貝其虧,故不須四物湯補血,必以六味丸滋水,滋水必兼補血,補血兼不得滋水,何也?蓋血乃後天飲食入胃,游溢精氣而成,以為流行之用,若經水乃衝任所主,人身中有奇經八脈,俱屬腎經無形之脈,其衝任者,奇經之二,其脈起胞中,為經脈之海,與手太陽手少陰為表裏,上為乳汁,下為月水,女人獨稟此水,以為生生之原,與男子二八之精同氣,從天一之源而來,精則一月而滿,滿則溢,似血而實非血也。

第九十七節/調經滋水必兼養火論

趙養葵曰:

衝任起於胞中,男子藏精,女子系胞,其間又恃一點命門之火,為之主宰。火旺則紅,火衰則淡,火太旺則紫,火太衰則白。所以滋水更當養火,甚有乾涸不通者,雖曰火盛之極,亦不宜以苦寒之藥降火,只宜大補其水,從天一之源以養之使滿,滿則溢,萬無有毒藥可通之理,此調經之法類如此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三條,序調經莫如養血,而養血莫如滋水養火。此趙氏邯鄲遺稿,獨發前人所末發也。

第九十八節/調經以大補脾冑為主論

陳良甫曰:

婦人以血為主,脾胃虛弱,不能飲食,榮衛不足,月經不行,寒熱腹痛,或崩帶證,皆脾胃不足所生病。故婦人月水不通,或因勞役過度,或因失血,傷損肝脾,但滋化源,其經自通。若小便不利,苦頭眩,腰背痛,足寒時痛,久久血結於內,變為癥瘕。若血水相併,脾胃虛弱,壅滯不通,變為水腫。若脾氣衰弱,不能制水,水漬肌肉,變為腫滿。當益其津液,大補脾胃為主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