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節/求子須知先天之氣論

胡孝曰:

男女交媾,其凝結成胎者,雖不離精血,猶為後天滓質之物,而一點先天之氣,萌於情慾之感者,妙合於其間,朱子所謂稟於有生之初,悟真篇所謂生身受氣初者是也。醫之上工,因人無子,語男則主於精,語女則主於血,著論立方,男子以補腎為要,女子以調經為先,又參以補氣行氣之說,察其脈絡,究其盈虧,審而治之,然後一舉可孕也。

第五節/求子之脈貴和平論

陳楚良曰:

人身氣血,各有虛實寒熱之異,惟察脈可知,舍脈而獨言藥者,妄也。脈不宜太過而數,數則為熱;不宜不及而遲,遲則為寒。不宜太有力而實,實者正氣虛,而火邪乘之以實也,治法當散鬱以伐其邪,邪去而後正可補。不宜太無力而虛,處乃氣血虛也,治法當補其氣血。又有女子氣多血少,寒熱不調,月水違期,皆當診脈,而以活法治之,務使夫婦之脈和平有力,交合有期,不妄用藥,乃能生子也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四條,序嗣育之道,必陰陽完實,形氣相資,兆始於先天有生之初,而再診以脈之和平,始可有子也。

第六節/種子必保養心腎二臟論

王宇泰曰:

嚴冬之後,必有陽春,是知天地之間,不收斂則不能發生,自然之理也。今人既昧收藏之理,縱慾竭精,以耗真氣,及其無子,既云血冷,又謂精寒,燥熱之劑投而真陰益耗矣,安得而有子。大抵無子之故,不獨在女,亦多由男,房勞過度,施洩過多,精清如水,或冷如冰,及思慮無窮,皆雖有子。蓋心主神,有所思則心馳於外,致君火傷而不能降。腎主智,有所勞則智亂於中,俾腎虧而不能升。上下不交,水火不媾,而能生育者無有也。

第七節,種子有聚精之道五論

袁了凡曰:

聚精之道,一曰寡慾,二曰節勞,三曰息怒,四曰戒酒,五曰慎味。腎為精之府,男女交接,必擾腎,腎動則精血隨之而流,外雖不洩,精已離宮,未能堅忍者,必有真精數點,隨陽痿而溢出,此其驗也,故貴乎寡慾。精成於血,不獨房室之交,損吾之精,凡日用損血之事,皆當深戎,如目勞於視,則血以視耗,勞於聽,則血以聽耗,心勞於思,血以思耗,隨事節之,則血待其養,而與日俱積矣,故貴乎節勞。主閉藏者腎也,司泄者肝也,二臟皆有相火,其系上屬於心,心君火也,怒則傷肝而相火動,動則泄用事,閉藏不得其職,雖不交合,亦暗流潛耗矣,故貴乎息怒。人身之血,各歸其舍,則常凝,酒能動血,人飲酒則面赤,手足俱紅,是擾其血也。血氣既衰之人,數月無房事,精始厚而可用,使一夜大醉,精隨薄矣,故宜戒酒。經云:「精不足,補以味。」濃郁之味,不能生精,惟恬淡者能補精耳。蓋萬物皆有真味,調和勝,真味衰矣,不論腥素,淡煮得法,自有一段沖和恬淡之氣,益人腸胃。洪範論味而曰「稼穡作甘」,世物惟五穀得味之正,但能淡食榖味,最能養精,如煮粥飯中,有厚汁滾作一團者,此米之精液所棸,食之最能生精,故宜慎味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