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節,受胎總論

李東壁曰:

易云:「一陰一陽之謂道,男女媾精,萬物化生,乾道成男,坤道成女。」此蓋言男女生生之機,亦陰陽造化之良能也。齊褚澄言,血先至裹精則生男,精先至裹血則生女;陰陽均至,非男非女之身,精血散分,駢胎品胎之兆。道藏經言月水亡後一三五日成男,二四六日成女。東垣言血海始淨一二日成男,三四五成女。

聖濟經言因氣而左動,陽資之則成男,因氣而右動,陰資之則成女。

丹溪乃非褚氏而是東垣,主聖濟左右之說立論,歸于子宮左右之系。其說可謂悉矣。竊謂褚氏末可非也,東垣亦末盡是也,著褚氏以精血之先後言,道藏以日數之奇偶言,東垣以女血之盈虧言,聖濟丹溪以子宮之左右言,各執一見,會而通之,理自得矣。夫獨男獨女之胎,可以日數論,駢胎品眙之感,亦可以日數論乎?

稽之史載一產三子四子,有半男半女,或男多女少,男少女多,則一三五日為男,二四六日為女之說,豈其然哉。豈有一日受男,而二日復受女之理乎?此褚氏、聖濟、丹溪主精血子宮左右之論為有見,而道藏、東垣日數之論為可疑矣。叔和脈經以脈之左右浮沉,辨猥生之男女,高陽脈訣以脈之縱橫逆順,別駢品之胎形,恐亦臆度之見,而非確論也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七條,序受胎辨男女之分,有不同之論也。經云:「左右者,陰陽之道路。男女者,陰陽之儀象。」故陰陽和而萬物生,夫婦合而男女形,可見男女之生,未有不本於陰陽之理者也。故褚澄以精血先後分男女,東垣以日數奇偶分男女,鳴謙以百脈齊到分男女,皆為理之末確。故丹溪議褚李二公之論為未融,而以易道之乾元資始,坤元資生為打,婁全善所以嘆為造極精傲,發前人未發是矣。若子宮分左右,而以兩歧辨男女,夫子宮為命門,女子繫胞,形如合,何嘗兩歧而分左右,則是有兩子宮,此說為鑿空無據。

聖濟是論左右陰陽之氣分男女,未嘗以子宮有左右之分也,況男女交媾時,均有其精,何嘗有血,褚氏、東垣、丹溪,俱以精血混言,幾見男女媾精,而婦人以血施也,前賢之論多謬,僭辨之。

第二十八節,雙胎屬精氣之有餘

朱丹溪曰:

或問雙胎者,何也?

曰:精氣有餘,歧而分之,血因分而攝之故也。若男女同孕者,剛日陽時,柔日陰時,感則陰陽混雜,不屬左,不屬右,受氣于兩歧之間也。亦有三胎、四胎、五胎、六胎者,猶是而已。

第二十九節,成胎有二男二女屬精血之盛

人鏡經曰:

精氣盛,則成二男。血氣盛,則成二女。精血皆盛,則成一男一女。或精血散分,則成男胎。或精血混雜,則成非男非女,男不可為父,女不可為母,皆非純氣,或感邪祟鬼怪之沴氣,則成異類矣。

第三十節,不成男女為陰陽駁氣所乘

朱丹溪曰:

或問有男不可為父,女不可為母,與男子之兼形者,若何分之?

曰:男不可為父,得陽道之虧者也;女不可為母,得陰道之塞者也;兼形者,由險為駁氣所乘,為狀不一,有女兼男形者,又有下為女體,上具男之全形者,此又駁之甚也。或曰:駁氣所乘,獨見于陰,而所成之形,又若是不同耶?曰:陰體虛,駁氣易乘,駁氣所乘,陰陽相混,無所為主,不可屬左,不可屬右,受知于兩歧之間,隨所得駁氣之輕重而成形,故所兼之形有不同也。〔慎齋按〕已上三條,序受孕有雙胎之異,有不成男女之形,此皆陰陽變常,駁氣所感,理之所不可稽者也。

第三十一節,妊娠時月分經養胎之始

巢元方曰:

妊娠一片名胚胎,足厥陰脈養之。二月名始膏,足少陽脈養之。三月名始胎,手心主脈養之,當此時,血不流行,形象始化。四月始受水精以成血脈,手少陽脈養之。五月始受火精以成氣,足太陰脈養之。六月始受金精以成筋,足陽明脈養之。七月始受木精以成骨,手太陰脈養之。八月始受土精以成膚革,手陽明脈養之。九月始受石精以成毛髮,足少陰脈養之。十月五臟六腑關節,入神皆備。其大略也。

Tags: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