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節,十二經脈養胎以五行分四時

陳良甫曰:

推巢氏所論妊娠脈養之埋。

若厥陰肝脈,足少陽膽脈,為一臟腑之經,四時之令,必始于春木,故十二經之養始于肝,所以養胎在一月二月。手心主心胞絡脈,手少陽三焦脈,屬火而夏旺,所以養胎在三月四月。手少陰手太陽,乃心脈也,君主之官,足太陰脾脈,足陽明胃脈,屬土而旺長夏,所以養胎在五月六月。手太陰肺脈,手陽明大腸脈,屬金而旺秋,所以養胎在七月八月。足少陰腎脈,足太陽膀胱脈,屬水而旺冬,所以在腹中,受足諸腿之氣脈所養,然後待時而生。此論微奧有至理,世有明者,末有過於巢氏之論矣。

第三十三節,十月養胎始於足厥陰肝木

聖濟經曰:

原四時之化始於木,十二經之養始於肝,滋肝之經,足厥陰之脈也。自厥陰次之,至於太陽,自一月積之,至於十月,五月相生之氣,天地相合之數,舉在於是。然手少陰太陽之經,無所專養者,以君主之官,無為而已,

是皆母之真氣所賴以養形者也。〔慎齋按〕

已上三條,序受胎之始,分十二經脈以養胎也。

人自愛胎於胞門,則手足十二經脈,其氣血周流,俱以擁養胎元,豈有逐月分經,某經養某月之胎之埋,馬玄臺已駁之矣。

但在巢氏一月二月,是論受胎之月數,猶為近理也;至良甫所論,是以年歲之一月二月,而以五行分四時論也。夫人受胎,不拘時月,必欲以木火土金水配定某月養胎,則受胎在正月二月者,猶可以木配之也,若在四五六月者,何以配之,不經甚矣,當俟正之。

第三十四節,胎疾宜治

聖濟經曰:

或者以妊娠毋治,有傷胎破血之論,豈知邪氣暴戾,正氣衰微,茍執方無榣,縱而勿藥,則母將羸弱,子安能保。上古聖人謂重身毒之,有故無殞,衰其大半而止。蓋藥之性味,本以療疾,誠能處以中庸,與疾適當,且知半而止之,亦何疑於攻治哉。

第三十五節,療母安胎二法不同

王海藏曰:

安胎之法有二:

如母病以致動胎者,但療母則胎自安。胎氣不固,或有觸動,以致母病者,宜安胎則母自愈。〔慎齋按〕已上二條,序胎疾不可不療,而療之之法,則當分母病胎病以處治也。

第三十六節,胎前用藥從厥陰經治法有三禁論

張潔吉曰:

婦人童幼,天癸末行屬少陰,天癸既行屬厥陰,天癸既絕屬太陰。治胎產病從厥陰者,是祖氣生化之原也。厥陰與少陽為表裏,故治法無犯胃氣,及上中二焦,謂之三禁,不可汗,不可下,不可利小便。若發汗,則同傷寒下早證。利大便,則脈數而動於脾。利小便,則內亡津液,而胃中枯燥。用藥能不犯三禁,則榮衛和而寒熱止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