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節,妊娠暴渴為血凝病

大全曰:

有孕婦暴渴,惟飲五味汁,名醫耿隅診其脈曰,此血欲凝非疾也,已而果孕。

然古方有血欲凝而渴飲五味之證,不可不知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九條,序胎前有子煩、煩躁、囗乾、血渴之證也。姬娠煩躁,本屬肺腎二經有火。仲景云:「火人於肺則煩,人於腎則躁。」胎繫於腎,腎水養其胎元,則元氣弱,不足以滋腎中之火,火上爍肺,肺受火刑,變為煩躁,此金虧水涸之候,法當滋其化源,清金保肺,壯水滋腎為主。良甫以君相二火論子煩,產寶以停痰積飲論子煩,未悉病機之要。若丹溪以子煩為氣血壅聚胎元,熱氣上衝為病,亦是大概言之耳。

第二十二節,妊娠子懸屬胎熱上衝

陳良甫曰:

妊娠至四五月來,君相二火養胎,平素有熱,故胎熱氣逆,上湊心胸,脹滿痞悶,名曰子懸。法當補氣血壅滯,用嚴氏紫蘇飲,加山梔、條芩之類。紫蘇、陳皮和氣,大腹斂氣寬中,芎、歸、參、芍養血補氣,甘草緩急。加生薑、蔥白,名產寶方。

第二十三節,妊娠子懸屬濁氣舉胎上湊

何忪庵曰:

本事方云:

「紫蘇飲治妊娠胎氣不和,懷胎近上,脹滿疼痛,名子懸。」子懸者,濁氣舉胎上湊也,胎熱氣逆,心胃脹滿,此證挾氣者居多。氣舒鬱,非紫蘇、腹皮、川芎、陳皮無以疏氣,非歸、芍無以養血,氣血既利,而胎自降。然邪之所湊,其人必虛,故以人參、甘草補之。

第二十四節,妊娠子懸屬寒冷與氣相爭

陳良甫曰:

妊娠心腹脹滿者,由腹內素有寒氣,致令停飲與氣相爭,故令心腹脹滿也。

第二十五節,妊娠子懸屬命門火衰腹寒就暖

趙養葵曰:

有胎從心腹湊上者,名曰子懸。此命門火衰,胎在腹中寒冷,不得已,上就心火之溫暖,須理中湯,不應,八味丸作湯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四條,序胎前心腹脹滿,有子懸之證也。胎氣上逼心胸,正以氣血壅鬱胎元,鬱久則熱,故良甫主於胎熱氣逆,松庵主於濁氣舉胎,是以火熱立論為當。若大全以寒氣冷飲,養葵以命門火論子懸證,必以人之壯弱,脈之遲數為憑。如稟厚質壯,脈來洪數,而心腹脹滿者,此子懸之屬火熱為病也。如脾胃素虛,脈來遲細,而心腹脹滿者,此子懸之屬虛寒為患也,則百不一失矣。

〔慎齋按〕

命門為男子藏精,女子繫胞之所,胎孕受於命門,命門之火,即是元氣,養胎故有日長之勢,譬如果實,生於春而結於夏,夏月熱盛,則果實漸長,至秋冬肅殺,則果實實隕而落。胎在母腹,若命門火衰,勢必墮殞,豈有上就心火,而為子懸之證。至云「不得已」三字,尤屬可嗤。若必以桂附八味丸治子懸,夫桂附為墮胎藥,恐火未必益,而胎反可虞,明者辨之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