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節,妊娠小腹痛屬風寒相搏

大全曰:

妊娠小腹痛,由胞絡虛,風寒相搏,痛甚,亦令胎動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一條,序胎前有小腹痛之證也。

小腹為足厥陰肝經部分,是經或陰血不足,或鬱怒氣滯,皆足致小腹痛之證。

況胎繫於腎,腎肝同病,大全論風寒相搏,止就外邪一端言之耳。

第五十七節,妊娠經來為激經屬陽微不足

王叔和曰:

婦人經月下,但為微少,師脈之,反言有軀,其後審然,其脈何類,何以別之?

師曰:「寸囗脈陰陽俱平,榮衛調和,按之則滑,浮之則輕,陽明少陰,各如經法,身反酒淅,不欲食飲,頭痛心亂,嘔噦欲吐,呼則微數,吸則不驚,陽多氣溢,陰滑氣盛,滑則多實,六經養成,所以月見,陰見陽精,汁凝胞散,散者損墮,設復陽盛,雙妊二胎,今陽不足,故令激經也。」

第五十八節,妊娠經來屬血盛有餘

婁全善曰:

妊娠經來不多,飲食精神如故,六脈和緩,滑大無病者,血盛有餘也,兒大能飲,自不來矣。〔慎齋按〕

已上二條,序胎前經來,有有餘不足之分也。

胎前下血,則名漏胎,妊娠經來,則名激經。漏胎則無時而下,激經則有時而至。叔和主於陽微不足,全善主於血盛有餘,當以人稟之強弱參之。

第五十九節,妊娠胎漏下血為癥病

金匱要略曰:

婦人宿有癥病,經斷末及三月,漏下不止,胎動在臍上若,為疻痼害。妊娠六月動者,前三月經水利時,胎動下血者,後斷三月衃也,所以血不止者,其癥不去故也,當下其癥,桂枝茯苓丸主之。

徐忠可曰:

婦人行經時,遇冷則血留而為癥,癥者有形可徵,然癥病女人恒有,或不在子宮,則行經受胎,經斷即是孕矣。

未及三月,將三月也,既孕而見血,謂之漏下,未及三月,漏下不止,則養胎之血傷,故胎動假使胎在臍下,則直欲落矣,今在臍上,是每月湊集之新血,

凶癥氣相妨而為漏下,實非胎病,故日癥痼害。痼者,宿疾也。害者,累之也。

至六月胎動,此宜動之時,但較前三月,經水利時,胎動下血,則已斷血,三月不行,復血不止,是前之漏下,新血去,而癥反堅牢不去,故須下之為安。

藥用桂枝茯苓湯者,桂、芍一陰一陽;茯苓、丹皮,一氣一血,調其寒溫,扶其正氣。桃仁破惡血,消癥瘕,不嫌傷胎者,有病病當之也。且癥之初,必因於寒,桂能化氣,消其本寒。癥 之成,必挾濕熱為窠囊,茯苓清濕氣,丹皮清血熱,芍藥斂肝血而扶脾,便能統血,養正即所以去邪也。

第六十節,妊娠胎漏下血屬榮經有風

產孕集曰:

有妊婦月信不絕,而胎不損,問產科熊宗古?

答曰:「婦人血盛氣衰,其人必肥,既娠後,月信常來,而胎不動,若使以漏胎治之,則胎必墮,若不作漏胎治,其胎未必墮。」

今推宗古之言,誠有旨也。巢氏云:「婦人經閉不利,別無所苦,是謂有子。」以經血畜之養胎,壅為乳汁也,有子後,畜以養胎矣,豈可復散動耶。所以然者,有妊而月信每至,亦未必因血盛也;婦人榮經有風,則經血喜動,以風勝故也,榮經既為風所勝,則所下者,非養胎之血,若作漏胎治,必服保養補胎藥,胎本不損,強以藥滋之,是實也,其胎終墮宜矣。

若醫者知榮經有風之理,耑以一藥治風,經信可止,或不服藥,胎亦無恙。

然亦有胎本不固,因房室不節,先漏而後墮者,須作漏胎治,又不可不審也。

〔慎齋按〕

肝經有風,致血得風而流散不歸經,以一味防風丸。

若肝經有熱,致血妄行,條芩炒焦為末,酒下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