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節,半產屬衝任氣虛胎元不固

武叔卿曰:

妊娠日月未足,胎氣朱全而產者,謂之半產。

蓋由娾婦衝任氣虛,不能滋養胎元,胎氣不固,或顛撲閃墜,致氣血損動,或因熱病溫瘧之類。仲景謂虛寒相搏,此名為革,婦人則半產漏下是也。

第六十四節,小產由於慾動火擾

產寶百問曰:

驢馬有孕,牡者近身則蹄之,名為護胎,所以絕無小產。人之胎係胞中,氣血養之,靜則神藏,慾火一動,則精神走泄,火擾於中,刞胎墮矣,種玉者知慾而不知忌,可不慎哉。

戴景元曰:

婦人覺有娠,男即不宜與接,若不忌,主半產,蓋女與男接,慾動情勝,亦必有所輸泄,而子宮不閉,固多致半產,女科書俱無此論,可謂發前人未發。

第六十五節,小產有三因之感戒服熱藥

便產須知曰:

半產俗呼為小產,或三月四月,或五月六月,皆為半產,以男女成形故也。或因憂恐悲哀暴怒,或因勞力打撲損動,或因觸冒風寒暑熱。

大忌黑神散熱藥,轉生他病,宜玉燭散、和經湯之類,蓋小產不可輕視,將養十倍於正產可也〔慎齋按〕妊娠有三因之感,黑神散固在所忌,而玉燭散亦末便可服也。

第六十六節,婦人半產誤用寒藥損治宜活血升舉論

李東垣曰:

婦人分娩,半產漏下,昏冒不省,瞑目無知,蓋因陰血暴亡,有形血去之後,則心神無所養。心與胞絡者,君火相火也,得血則安,亡血則危。火上熾,故令人昏冒:火乘肺,故瞑目;不省人事,是陰血暴亡,不能鎮撫也。血已虧損,醫反用滑石、甘草、石膏辛甘大寒之藥,瀉氣中之熱,是血虧瀉氣,二者俱傷,反成不足虛勞病。夫昏迷不省者,上焦心肺之熱也,為無形之熱,而用寒涼之藥驅令下行,豈不知上焦之病,悉 屬於表,乃陰證也,汗之則愈,今反下之,暴虧氣血,生命豈能久長,又不知內經有云:「病氣不足,宜補不宜溈。」瞑目合眼之病,悉屬於陰,宜汗不宜下,又不知傷寒鬱冒,得汗則愈,是禁寒涼藥也。分娩半產,本氣不病,是暴去有形之血,亡血則補血,又何疑焉,補血則神昌,血下降亡,當補而升舉之,心得血則能養而神不昏,血暴降下,是秋冬之令太旺,今舉而升之,以助其陽,則目張而神不昏迷矣。今立方生熟地四物,加紅花、細、蔓荊、羌防、升柴、葛根、薑本。甘草。補血實血,生血益陽,以補手足厥陰之不足,名全生活血湯。

〔慎齋按〕

東垣先生之論至妙,但半產病昏迷不省,謂上焦心肺表病,而曰汗之則愈,引傷寒鬱冒證,以得汗為愈,作半產證治法,豈不知亡血家不可發汗之義。且立方風藥倍多於血藥,且云升舉其陽之意,又不用一味氣藥以益血之脫,是不能無疑於此論也,俟正之。

第六十七節,小產用藥之法

薛立齋曰:

小產重於大產,大產如粟熟自脫,小產如生採,破其皮殼,斷其根蒂也,但人輕忽致死者多。治法宜補形氣,生新血,去瘀血。若末足月,痛而欲產,芎歸補中湯倍加知母止之。若產而血不止,人參黃耆湯補之。若產而心腹痛,芎歸湯主之。胎氣弱而小產者,八珍陽固之。

〔慎齋按〕

已上五條,序胎前有半產證也。妊娠半產,非七情六淫,勞役房室,則無是患,故用藥與正產無殊,總不外丹溪大補氣血為主一論也。然墮胎與半產證有別如一月、二月、三月、四月,未成形而下者,名曰墮胎。至五月、六月、七月、八月,胎已成形而下者,名曰半產。墮胎總屬妊婦氣血虛弱,衝任經虛,以致胎元不固,故千金保胎丸一方最妙,而趙養葵以六味飲,加杜續、五味、阿膠,為安眙之聖藥,此傳心之秘典也。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