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七節,產後戒服五積散論

朱丹溪曰:

局方五積散,言治產後餘血作痛,方中以蒼朮為君,麻黃為臣,厚朴、枳殼為佐,雖有芍藥、當歸之補血,僅及蒼朮三分之一,且方中言婦人血氣不調,心腹撮痛,閉而不行,並宜服之。何不思產後之婦有何實耶?血氣未充,似難發汗,借曰推陳致新,藥性溫和,豈可借用麻黃之散,附以蒼朮、枳殼,虛而又虛,禍不旋踵矣。

第三十八節,產後用白芍藥宜製妙論

虞天民曰:

問婦人產後諸疾,古方多用四物湯加減,而丹溪獨謂芍藥酸寒,伐生發之氣,禁而不用,何歟?曰:新產之婦,血氣俱虛,但存秋冬肅殺之令,少春夏生發之氣,故產後諸病,多不利於寒涼之劑,大宜溫熱之藥,以助資始資生之化源也。先哲制四物湯,以芎、歸之辛溫,佐以地、芍之寒,是寒溫適中,為婦人諸疾妙劑。若用於產後,必取白芍藥,以酒重復製炒,去其酸寒之性,但存在生血活血之能,胡不可用也後人傳寫既久,脫去製炒註文,丹溪慮俗醫鹵莽,不製而用之,故特舉其為害之由,以戒之耳。

第三十九節,產後宜用芍藥論

張景岳曰:

按丹溪云:「芍藥酸寒,大伐生發之氣,產後忌之。」此亦言之過也。夫芍藥之寒,不過於生血藥中稍覺其清耳,非若芩、連輩之大苦大寒也,使芍藥猶忌如此,則他之更寒者,猶為不可用矣。予每貝產家過慎,或因太煖,或因年方方壯,飲食藥餌,大補過度,以致產後動火,病熱極多,若盡以產後為虛,必須皆補,豈盡善哉。且芍藥性清,微酸而收,最宜於陰氣散失之證,豈不為產後要藥乎,不可不解也。

第四十節,產後戒不可遽用參耆

單養賢曰:

凡產後服生化湯加人參,須血崩血暈,形色俱脫者加之。若無虛脫形證,不可加。若有血塊,痛甚不移處,止加紅花、肉桂,切不可用參、耆、朮補氣,夭人命也。〔慎齋按〕已上七條,序產後有用藥之戒也。產後病,誤治者多,用藥之際,不可不詳慎。

第四十一節,新產後先消瘀血為第一義

葉以潛曰:

良方云:「產後以去敗血為先,血滯不快,乃成諸病。」夫產後元氣既虧,運行失度,不免瘀血停留,治者必先逐瘀,瘀消然後方可行補,此第一義也。今人一見產後有內虛證,遽用參、耆甘溫之劑,以致瘀血攻心而死,慎之。〔慎齋按〕已上一條,序產後有先消瘀之治也。產後證虛者固多,而虛中見實,莫如瘀血停滯一證為喫緊,此條最宜留意。

Tags: , , , , , , ,

發表迴響